首页/注册/登陆,欢迎光临!
正义论坛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化园地 >> 常正安散文作品《我的父亲》

常正安散文作品《我的父亲》

2018-09-12 21:56:36 来源:正义与法制网 浏览:3341

我的父亲

 

作者:常正安

  

  父亲是“西北第一渡”即将谢幕时的摆渡人。他的性格酷似奔腾的汉江。平静时,像一弯镜湖,激烈时,波涛汹涌,锐不可当。

  穷人过渡不收钱,是父亲摆渡的潜规则。而他一生用真情承载过无数人的期盼与无奈,拯救过无数频临死亡人的生命。对不平的人或事,眼睛里容不得半粒“沙子”,该出手时就出手。由此,人们给父亲起了一个绰号“疯子”。

  在我还是懵懂的那些年月,父亲“疯子”的名号已在方圆一百余里传开。每当听到人们称呼父亲“疯子”时,心头总产生一种莫名的怒火与羞涩,根本无法理解父亲的行为,更无法承受人们对父亲“侮辱”的称号。

  记得那个冬天的清晨,我和三哥背上书包刚推开房门,“咚咚”沉闷的敲击声从门前的小河中传来,我们循声望去,朦胧中看见有一身影在小河的激流中锭着什么。

  三哥说“好像是爸爸”,我们跑到街道的码头旁。三哥亮起了嗓子:“爸爸”。这时的河岸早已染上了一层白霜,凌冽的河风好像有意打起了口哨,遮挡我们的呼喊。不论怎么叫喊,那人总是不应,仍然有节奏地击打着那个东西。情急之下,我们向河边跑去。来到河边,我们一眼看见那个人正是父亲。只见他裸着上身,下身只穿着一个裤头,全身已变为紫色,正抡着“八棒槌”锭着河中搭桥的木桩。我们不约而同地呼喊“爸爸”,我俩几乎沙哑颤抖的呼叫才唤住他手中的重锤。父亲用命令的口吻说“你们不去上学,跑到这干啥?上学去!”,说完又继续抡起了手中的铁锤。

 

  

    当我们无奈地离开河岸时,河流中的雾气已慢慢升腾,父亲在河里的雾中若隐若现。也正是那一缕缕朦朦胧胧的雾,一直笼罩在我儿时的心灵,直到以后的很多年月。其实父亲在有生之年,每到冬季,一直坚持着自筹材料,义务搭建小河的便民桥。

  “船行二郎滩哟,累坏纤夫急太公哟嗨!

  东风、东风你快快来哟,船要踏浪过江南哟!”

  这是一个端午节的下午,父亲泊好小船,哼着他喜爱的小调,乐悠悠地回到家中,妈妈已准备了一桌饭菜,我们正等着父亲吃饭。突然,街道传来了“有人跳河了”急切的呼叫声。父亲一个箭步冲出门外,向江边跑去。

  只见有一妇人在河流中挣扎,慢慢消失在小河与汉江交汇的漩涡中。父亲拨开围观的人群,一个斜冲钻入江中。

  时间一分一分地过去,怎么也不见父亲与落水者的身影,围观的群众顿时一片躁动“疯子完了!”。正当人们绝望地叹息时,突然从汉江心出现了落水者的身影,并且慢慢地向岸边靠来。这时,河岸的人群一片欢呼“疯子把人救上来了!”。

  其实父亲常年在汉江“摸爬滚打”,深懂汉江“脾气”。每年在小河、汉江救起很多的落水者,甚至无名死尸。我们也未曾作详细的记载。

  父亲为他人无私付出不求回报,用生命舍身取义,对我们儿女却饱蘸着浓浓的寄望和深情。

  记得我们读高中暑期的一个中午,汉江正犯洪水。父亲回到家里吃饭。

  三哥偷偷地把我拉到门外说“想不想过河去?”,我说“想呀”。我想,三哥想趁父亲吃饭时“小试牛刀”,但凭他一个人是无法把船渡过汉江的。于是我说“去可以,我要掌舵”,哥哥玩船心切只好无奈地答应了。

  过江时,水势平缓,我们顺利地渡到了江北。当客人上船座定后,三哥突然说:“安平,过来你掌舵,过去我来掌舵!”。刚享受当舵手的兴奋还未散去,我岂肯让位。我说“不行,我听你指挥还不行吗?”哥哥知道我要强,只好再当我的二把手。

  当小船刚刚迎到“狮嘴头”,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一个巨浪向船头打来,只听哥哥急喊“左舵、左舵”,情急之下,手忙觉乱,那能听得他的叫喊,小船像漂浮的树叶,早已失去了重心,被两个巨大的漩涡戏耍后,抛到了数丈以外的江心。当我从变故中缓过神来时,船舱已进入很多水,三哥毕竟老练,一边抄弄着船桨,一边指导趁客向外舀水。经过我们奋力划行,小船终于渡到了南岸。

  其实,当我们的船抵达北岸时,父亲就已经发现了我们在“偷渡”,只是无奈。我想,这回少不了一顿狠狠的责骂了。

  此时,我看到岸边等候多时的父亲仿佛衰老了许多,满脸布沧桑的皱纹深深地刺痛着我的灵魂。父亲却带着深情的目光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像丢了魂似的哥哥说:“臭小子,有你们的!”,说完却仰面哈哈大笑。我从父亲大笑的眼眶中,明明看到两颗热泪沿着下垂的眼袋滚落下来,也许是父亲觉得我们逃过了一次劫难,喜极而泣;也许是父亲感到我们是他放飞两只雠鹰,敢于搏击蓝天而激动吧!

  时光荏苒,当我们拭去岁月的尘埃,推开记忆的大门,父亲“疯子”的名号是如此亲切与博大。此时,我才真正明白,父亲出丧那天,街道户户放炮,人们低语“好人走了!”的真正意涵。一直笼罩在我心头的那缕迷雾散去,我仿佛看到,父亲的灵魂是如此清纯和伟大。父亲是在用他的血肉之躯诠释着他的博爱与愿望,他在用那微不足道的力量传递着内心强大的挚爱和梦想呀!

  历史在发展,时代在变迁,而今的故乡已天堑变通途,千年古渡将成历史尘烟。而父亲的精神将成为我们子孙后代沿袭传承的思想源泉。

 

   

   常正安(作者),男,网名,常迪,弦月郎,住陕西省旬阳县城关镇。喜爱文字,二零一四年开始文学创作。在本县文学期刊和文学大赛中荣获过奖励。荣获相约北京第四界全国文学艺术大一等奖。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人才招聘 - 广告服务 - 加盟分站 - 请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