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注册/登陆,欢迎光临!
正义论坛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记者调查 >> 流动法庭,把解纷和普法送上门

流动法庭,把解纷和普法送上门

2024-02-22 11:42:14 来源:正义与法制网 浏览:237

来源:人民日报

   流动法庭,把解纷和普法送上门(法治头条·探访“枫桥式工作法”)

  冬不拉悠扬的声调让怒气冲冲的双方逐渐平静下来;法官的耐心调解,让险些成“仇家”的亲戚重新握手言和;冬日暖阳里,细致的讲解,化解了牧民们心中的疑惑,在他们心里种下法律的种子……新疆阿勒泰地区福海县法院,有一个流动法庭。毡房里、牧场中、车上、马背上,都有法官的身影。

  通过这个流动法庭,一系列纠纷原地化解,实现了矛盾不上交,新时代“枫桥经验”在这里落地生根。

  冬不拉奏出“和谐曲”

  “你要一个月的代牧费,可以,但是丢了的6只羊怎么算?”

  “羊不仅没有丢,我还多给你放了三十几只!”

  福海县喀拉玛盖镇法庭的调解室里,两名当事人越吵越激动。福海县法院院长达吾列·托列吾负责这场调解。眼看着即将陷入僵局,他不得不暂时喊停,让工作人员端上了奶茶、包尔萨克和奶疙瘩,“走了这么远的路,又吵了半天,也累了,先吃点喝点,大家休息一下。”

  奶茶的香气氤氲中,两名当事人停下了争吵。但双方仍然气呼呼地各自将头扭向一边。

  取下挂在墙上的冬不拉,达吾列弹唱起了熟悉的旋律:“清水环绕,群峦相逢,那便是我的家乡……”随着音乐声,两名当事人逐渐平静下来,端起了奶茶,还和着冬不拉的旋律跟着唱了起来。

  “牧场雨下得大不大?转场的事情都安排好了吗?……”一曲唱罢,达吾列拉起了家常。闲谈中,一开始争吵不休的气氛逐渐舒缓。

  “没啥解决不了的事儿嘛!我们现在来说说这个事儿,都别激动。”趁着气氛缓和的空当,达吾列放下冬不拉,开始做调解工作。

  “长期做代牧的事情,你们都很清楚情况,没有合同、没有收据,羊真的丢了没有,谁都没有证据。都是认识的朋友,生活在同一个地方,将来还得互相合作,我们各退一步,行不行?”

  调解室里,两个人开始考虑达吾列的提议。“我们没有想过跟您闹矛盾。代牧费我们全额给,违约金就不给了。”被告先表了态,原告同意了。事情解决了,双方握了握手,调解室里又响起了欢快的冬不拉乐曲。

  “我们将民俗融入司法调解中,形成‘冬不拉调解法’,当事人双方就是冬不拉的两根琴弦,法官就是‘阿肯’(弹奏者),我们需要找对弹奏的方法,最终奏出和谐的旋律。”达吾列介绍。

  牧场里的“调解点”

  去年9月,叶克吾提克勒夏牧场已经寒意渐起,牧民们正在准备转场,福海县法院的法官阿热艾·巴合特别克和书记员多斯江·达吾肯赶过去调解一起纠纷。

  “有个牧业承包合同纠纷,当事人都在牧场。为了让他们少跑路,我们把调解点搬到了牧场。”阿热艾说,原告将自己200多只羊承包给被告代牧,结果被告将其中130只羊擅自处理了。经过被告所在村委会协调,被告写了一张欠条,但至今没有实际支付赔偿。

  一大早,多斯江开着车出发了,将近4个小时后,前面没有路了,两人停好车,背上国徽,找附近放牧的牧民借了马继续往前走。

  到了毡房,提前得到通知的两名当事人都在。烤着火喝了碗奶茶,多斯江搬了张桌子和几把凳子放在毡房门口向阳的地方,把国徽挂在树上,拿出电脑和打印机连接好,简易调解点就设好了。

  经过了解,当事人双方有亲戚关系,所以拖到现在才起诉。被告的孩子生了重病,为了看病才卖了原告的羊,这几年家里比较困难,才没有按时还款。

  “你们之间的事实比较清楚,对于赔偿款你们也没有争议,仅对还款期限不能达成一致意见。法院判决的话,最晚也得在两三个月内还款,你还不了就进入强制执行程序,现在家里的羊啊、牛啊就得全卖了,而且别人也不信任你了,以后也没人找你代牧了,那你后面的生活怎么办?你能不能先还点儿,然后分期把钱还上?”阿热艾询问被告。

  “行,我分5年还上。”被告答应了。

  “他家的情况你也知道,一次性肯定还不上钱,都是亲戚,就当帮他一把,按他说的,分5年给你还清,咋样?”阿热艾给原告做工作。

  “知道他困难,所以才忍到现在,但是说好的分5年还,他到时候还不上又咋办?”原告心里还是没底。

  “如果你同意,我现在就给你出调解协议,到时候他要是不按说好的给你还钱,你直接拿调解协议就能申请法院强制执行。”阿热艾说。

  在打印好的调解协议上按下手印,看着两人握了握手,阿热艾松了口气:“对我们来说的小事,在当事人看来都是大事,我们尽量把问题解决在当下,能给当事人节省很多成本。”

  “法治课”开在家门口

  在一处毡房比较集中的地方,我们偶遇了法官张培玉。午后的太阳晒得牧场上暖洋洋的,十几名牧民坐在随手捡来的木头上,将张培玉和助手围在中间。

  “我的3头牛被熊吃掉了,谁来赔?”

  “网上买到假货了怎么办?”

  “土地流转费涨价了,我能重新签合同吗?”

  张培玉一一耐心解答了大家的问题,得到答案的牧民们拿着发到手里的法律知识宣传册,心满意足地告了别。张培玉说:“我们会不定期地开这样的‘法治课’。牧民住得比较分散,我们车上随时带着资料和宣传册,工作路过看哪里人多就停下来给大家解答一下问题,逐渐提高牧民们的法律意识。”

  矛盾就地解决不上交,是福海县法院一直坚持的原则。“我们已经探索出‘巡回审判+法治宣传+法律服务’的模式,实行送法上门服务,50%的矛盾我们都想办法调解了,复杂的案件我们再开庭审理,进入审判程序的案件越少越好。”达吾列介绍,除了流动法庭外,如果当事人不在本地,还可以通过互联网法庭进行审判,节省当事人的诉讼成本。

  矛盾不上交,法官们的工作可不轻松。牧区太大,路上费时间,遇到泥泞陷车、在草原上就地生火过夜是常态。“车走不了就骑摩托车、骑马,马也到不了的地方,我们就走过去,肯定是辛苦的。但是法律不只是冷冰冰的条款,通过我们的努力,让当事人感受到法治的温度,我们的付出就是值得的。”阿热艾说,现在很多牧民都认识她,亲切地称她为“女儿”,“这也是对我工作的一种认可。”(记者 李亚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人才招聘 - 广告服务 - 加盟分站 - 请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