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今天是:
网站首页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百姓呼声 >> 巴南区一苗木基地遭千人强毁损失上千万,苦主维权数年遭交通局连环忽悠

巴南区一苗木基地遭千人强毁损失上千万,苦主维权数年遭交通局连环忽悠

2022-02-17 20:23:38 来源:正义与法制网 浏览:4296

巴南区一苗木基地遭千人强毁损失上千万

苦主维权数年遭交通局连环忽悠

尊敬的各级领导,全国网友:

我是巴南区界石镇武新村村民石中伟,今年46岁,电话13883936555,重庆美优园林有限公司负责人。

2017年10月,因重庆新建铁路枢纽东环线巴南段,线路施工需要占用本人租赁用于培育盆景苗木的20余亩苗圃基地,经五方清点后,共计1792株(盆)珍贵苗木需进行搬迁。但就搬迁费用问题,因巴南区东环铁路建设指挥部给出的搬迁费用实在低得离谱,双方迟迟未达成一致协议。

为了公平起见,我于2018年5月聘请了具有评估资质的重庆市苗木盆景协会对搬迁费用进行了评估,其评估结论为:搬迁费用170余万。

当我拿着这份评估报告去交通局与之进行协商时,局长杨军称,“这个评估报告我们不认,因为这个评估单位没入围巴南区国资委的库。”杨局长还称,“最多给你20万的搬迁费用,不行也得行,如果你还不搬,我们就强行给你搬了。”

果然,杨局长言出必行。2018年7月24日早上,有关部门组织了浩浩荡荡近千人的队伍,将我的盆景苗木基地团团围住,轰鸣的三台挖机,将苗圃内的名贵盆景苗木进行野蛮挖毁和无保护性搬移堆码,造成绝大部分名贵盆景苗木损坏死亡、灭失的恶性侵权事件,其直接和间接经济损失超过2500余万元。

\

\

2018年8月,经交通局,重庆南方高速巴南分公司与我三方会谈后,交通局让我在巴南区国资委库里的十家评估公司里选一家对损毁苗木的价值进行评估,评估价是多少就赔偿多少。

对这次的洽谈结果,我很满意。但事实证明,我实在是太天真了,这个所谓看起来满意结果的表象,不过是交通局敷衍拖延我的一种手段罢了。

天真的我,第一时间联系了重庆华川评估公司对我损毁的苗木进行损失评估,但蹊跷的是,直到委托协议的最后期限过后,评估公司依然未给出评估结论。我无数次催问,对方总是找各种理由推脱敷衍。直到评估公司被我逼急了的情况下,才对我甩出了一句:你想知道评估结果,自己去找交通局。

然我去找交通局,交通局又称,“评估公司的结论还没出来。”

时间被拖到2019年4月时,评估公司一负责人无奈的回复我说,“你这业务我不做了,评估费用我也不收了。”

就这样,我被戏耍一番后,被悬在了半空。

此后,我遵循国家信访条例,逐级到巴南区信访局和重庆市信访局信访,无果。

2019年7月,听闻我将到国家信访局信访后,交通局和当地镇政府才主动找到我说,“你别去北京信访了,你在国资委库里另找一个评估公司,评估出多少损失我们就赔多少。”

事实又一次证明,天真的我,又一次被敷衍,被戏耍了。

2019年9月30日,我应交通局要求,从国资委的库里找了家叫重庆市中融信的资产评估公司,并与交通局一起签订了三方协议。但此后,评估公司一直未给出任何评估结果。

直到我多次向评估公司提出质疑后,该评估公司的一个姓史的负责人才坦言,“不做了,交通局干预我,我无法正常开展评估工作。”

再一次被戏耍悬在半空的我,最终踏上了国家信访局上访的路。

事后,我被地方政府接回来,得到了一纸“尽快做出公平公正处理”空头回复函后,再无下文。

信访途径走不通后,我寻思着走法律途径。

2020年2月,我一纸诉状将巴南区人民政府告上了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但在法院尚未做出判决结果之前,巴南区交通局又跳出来向法院递交了一份《情况说明》,称事情是交通局干的,与巴南区人民政府无关。法院根据此份《情况说明》做出裁决,让我回巴南区起诉交通局。

\

2020年5月,我将巴南区交通局诉讼至巴南区人民法院,请求法院确认交通局强挖损毁苗木的违法事实,并赔偿相应的经济损失。

2020年11月,苦等半年后,巴南区人民法院驳回了我的诉讼请求,理由是:超出诉讼时效。

2021年8月下旬,再次到北京信访的我意识到,宪法赋予我的信访和法律的途径已经没有任何作用了,或许通过媒体关注会是一种办法。

在朋友的建议下,我写了一份《“重庆市巴南区交通局强占、强毁民营企业珍贵苗圃至今拒不赔偿”主题新闻发布会新闻发布会邀请函》,打算邀请媒体来召开一次新闻发布会,其目的就是要把交通局多次出尔反尔,无视我合法权益的事实昭告于天下。听说召开这种发布会是需要宣传部门政府部门批准才能召开的,于是,我将该邀请函发给了重庆市及巴南区的有关部门。

等待我的结果是,我于8月30日被巴南区人民法院强行从北京带回。被带回来后,交通局给了我一份由A4纸打印的某评估公司做出的一份总价为455万损失结论的明细表,并答应按此结论对我进行赔偿。

这种连正规的《鉴定意见书》都不敢出具的行为,可见评估公司和交通局的心到底有多虚。

因评估价格和我实际的损失悬殊太大,我拒绝了。随后,我被以其他事由刑拘15日。

拘留期满后,我与交通局再一次进行了协商洽谈。交通局称,因为以前被损毁的苗木已经没有了实物,无法进行评估,只能根据以前清理实物的数据,双方共同找相似的品种、规格和品相相似的参照物来进行评估。

2021年11月12日,受交通局委托的福建光正工程项目管理有限公司根据清理数据对涉案的1792株(盆)苗木进行选样,并将参照结果图文并茂的印刷出了一本共290页的《意见书》。

有了《意见书》里提供的参照物,接下来的工作就是找评估公司,根据参照物进行损失评估。

事实证明,我再一次被交通局耍得团团转。

因为我根据交通局提供的评估公司名单里找的无数家评估公司,这些公司都是当面答应委托,过几天就毁约不接受委托。其中几家我电话询问其原因,都表示受到了巴南区交通局的干扰,碍于压力与客观事实相差巨大等因素,只好最终选择放弃承接对此项目的评估工作。

有家评估公司则直接称,“交通局我们得罪不起。”

而交通局则称,没有公司愿意接受交通局的委托业务。

虽然对这一诡异结果背后的原因心知肚明,但我这只如老鼠一样维权的苦主,偏偏拿交通局这只作恶的猫毫无办法。

在交通局所划定范围的所有评估公司都不愿或不敢接受我评估委托的情况下,我迫于无奈,在北京找了家在业界很有权威的评估公司,根据损毁参照物进行了价值评估。

该公司最后给出的损失评估结论为:2278万元。

\

当我再次拿着这份《评估意见书》去找交通局时,局领导称,“此事的处理已经超出了交通局的处理权限,需汇报上级做出决定。”

尊敬的上级领导,全国网友,在一次次遭受戏耍忽悠后,我被一次次的悬在半空,我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求大家关注我的遭遇,求上级领导能为我主持公道,还法治社会一个朗朗晴天!

求助人:石中伟

2022年2月5日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人才招聘 - 广告服务 - 加盟分站 - 请您留言